周四,徳拉吉宣布3月9日起,每月买600亿欧元资产,直到明年9月。如届时通胀仍低迷,QE将延续至明年9月后。德垃吉对欧元区经济前景表示乐观。

欧洲央行将议息 市场期待QE缩减

千呼万唤始出来!欧洲央行不负众望推出QE,然而在不少细节上,仍然出乎市场意料。
北京时间1月22日晚上,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宣布扩大资产购买规模,从3月起每月购买600亿欧元资产,直至2016年9月或者通胀回升至2%左右为止,这意味着购债规模至少扩大1.14万亿欧元,美元指数随即暴涨,欧股全线大涨。当年,美国QE3的月度购债规模为850亿美元。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购债将基于各国央行在欧洲央行的出资比率。这便意味着出资比例最高但经济情况最好的德国将获得最大购债额度,这或使QE最终效果存疑。
面对种种对于QE效果的质疑,德拉吉对此早就想好了对策——货币政策能为经济增长打下基础,但要提高增速就需要投资,要刺激投资就需要信心,要信心就要推行结构性改革。现在到了政府开展结构性改革的时候了,只有这样才能扩大货币政策效应。
“德拉吉做得已经足够好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首席经济学家布兰查德在近日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
截至发稿时,欧元对美元大跌1.3%,欧洲股市普遍笑脸相迎,德国DAX30指数上触纪录高位。此外,欧美国债收益率悉数下跌,美元指数一路飙升,纽约商品期货交易所黄金期货价格一举突破1300美元大关。
希腊国债有机会买吗
欧元区QE的这块心中大石终于落了地,而市场对于其中诸多的细节此前未必了如指掌。
对于最为关心的购债规模而言,德拉吉明确表示,从3月起每月购买600亿欧元资产,直至2016年9月,这意味着购债规模至少扩大1.14万亿欧元,且债券期限从2年~30年不等。此外,如果通胀届时仍不达2%的目标,或将延长购债。这便向市场传递了类似“无限购债”的信号。
而对于众说纷纭的购债形式而言,欧洲央行此次则是选择了最为安全、合法的形式——购债将基于各国央行在欧洲央行的出资比率,每只债券的购买不超过总规模的25%,购买同一发行者的总规模上限为33%。这也被认为是最为“安全、合法”的选项。
然而,第一种选项也存在自身问题。经济最为强劲的德国持股比例最高,而情况最为窘迫的外围国家却可能无法得到央行充足的购债额度。
就私有部门和公共部门的购债比例而言,德拉吉表示这一比例很难分配。“因为资产支持证券市场较大,且预期今后会继续扩容,而担保债券目前购买情况良好,很难预测明年市场规模如何。”不过,德拉吉认为,过去的购债比例可以为未来形式提供参照。
接下来便是另一大焦点问题——希腊国债会否被纳入购债范围。德拉吉明确表示:“要买希腊国债有一些条件,因为不确定性因素仍存。希腊债券在今年7月赎回后,如果条件满足,欧洲央行可能购买希腊债券。”
德拉吉口中的“不确定性”,很大程度上是在暗示1月25日的希腊大选及或将升级的“希腊退欧”风险。
对于QE能否提高通胀预期,德拉吉表示肯定,并指出三大货币政策传导渠道。其一,QE可实现投资组合再平衡;其二,QE将加大银行向私营部门放贷力度;其三,QE将提高通胀预期。由于当前欧洲央行已经耗尽降息空间,因此如果通胀预期提高50个基点,相当于实际利率提高50个基点,可见预期的重要性之大。
QE真是完美药方?
问题来了,QE真能够帮助欧元区实现如美国和英国的经济复苏吗?又或者仍会像日本那样毫无起色?
对此,在现场发布会上,多家媒体也似乎并不客气,直接向德拉吉提出——“为什么市场会相信QE的效果?”
其实,德拉吉的答案早已在无数场合上有所体现——现在到了政府开展结构性改革的时候了,只有这样才能扩大货币政策效应。
“对欧洲来说,货币政策不可能独立解决问题,所以我们需要一套组合政策——一把四条腿的椅子,即‘QE+财政政策+结构改革+传导机制’。如果少了一条腿,椅子就站不稳。”西班牙国际银行董事局主席布亭女士昨日在达沃斯论坛上表示。
“严格来说,QE其实早就推出了。市场对QE的预期早就已经反映在股市和资产价格上,加上ABS、抵押债券、TLTRO都是旨在加强欧元区流动性。重要的是,欧洲央行和各国政府当前怎么巩固市场预期、实行改革,否则QE也救不了欧元区。”布兰查德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说到结构性改革,各成员国或许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于改革的收益曲线过长,此外欧元区没有形成财政联盟,因此各国仍在对赤字上限“讨价还价”。
欧元区还有一个根深蒂固的问题。“如果欧元区拥有足够深厚的资本市场、能够填补银行业萎缩带来的融资缺口的话,QE与否或许根本不是问题。”《华尔街日报》称。当前欧元区高度依赖银行借贷,这已是一种历史传统。
总部位于伦敦的智库NewFinancial称,从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看,欧洲公司债市场仅为美国公司债市场规模的34%,欧洲杠杆贷款和证券化市场分别为美国相应市场规模的19%和17%,风险资本市场仅为美国的15%。
除此之外,趋严的全球银行监管也可能导致银行融资成本上升,这或将打击银行放贷积极性,抵消QE实效。有媒体称,美国和英国监管部门已经要求银行核心资本率远高于《巴塞尔协议》规定的3%的最低要求,此举恐在全球范围内引发一场各国竞相提高银行杠杆率规定水平的风潮。
如此看来,“欧洲病人”究竟路在何方?可以确定的是,这场复苏要比平时来得更晚一些。
全球现降息潮
就在欧元区QE推出约1小时后,丹麦便火速降息,这已经是本周以来的第二次。此前,由于多国对于欧元区QE预期升温,而防止欧元区QE之后资金大量涌入造成本币升值压力,纷纷抢险奔赴了2015年的“全球降息潮”。
上周以来,瑞士、印度、秘鲁、埃及、土耳其和加拿大等国已经毅然加入了“全球降息潮”。世界银行和IMF近期纷纷下调了对非美国家的2015年经济增速预期,暗淡的全球经济或将使这波“降息潮”愈演愈烈。
“负利率将变得越发普遍,这种政策并非意在打击存款者,而是实体经济的强烈呼吁,尽管此前零利率已经大行其道。”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近期在亚洲金融论坛上对本报记者表示。
当前,退出QE并正在为加息“热身”的美国风光无限,不过在低油价导致通胀远不达标,再加之这番“全球降息潮”的诱惑,美国加息的步伐是否会有所减速?
“美联储会审时度势,根据经济数据评判加息时点,必要时不排除推迟加息的可能。”布兰查德告诉本报记者。

周四,欧洲央行公布利率决议,维持主要再融资利率为0.05%,隔夜存款利率为-0.2%,隔夜贷款利率为0.30%,符合市场预期。在此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徳拉吉宣布了QE细节,并对欧元区经济进行展望。

10月26日,欧洲央行将举行货币政策会议,各方预计,届时欧洲央行将维持利率不变,同时很可能将在2018年的购债计划中设定削减QE的规模。

欧央行将从3月9日起,每月购买600亿欧元资产,直到明年9月。欧央行承诺,如通胀水平低迷,将在2016年9月后持续购债。欧央行从下周到明年9月购买的政府债券总额将达到8500亿欧元,此外,欧央行还将购买私人部门债券和欧洲投资银行等机构发行的债券。欧央行不会购买收益率低于-0.2%的债券,也就是欧央行给所购债券价格设定了上限。

由于欧元区经济持续复苏,因而各界纷纷预期,现在正是欧洲央行出台削减刺激规模的好时机。

欧洲央行公布了QE细节,在QE计划下,欧央行将购买由欧洲开发银行委员会、欧盟、北欧投资银行、欧洲原子能共同体等发行的债券。欧洲央行称将不会从一级市场购买债券。如果市场上债券数额不足,欧央行可能会购买替代品。1年期以下的债券不在欧洲央行的购债范围内,30年期债券纳入购买范围。

调查显示,经济学家们预计,欧洲央行本周将宣布明年开始削减每月的债券购买量,同时延长QE时间6个月至9个月,但对于削减的规模,目前的意见并不统一。

今年1月22日,德拉吉正式宣布扩大资产购买规模,也即全面QE。当时,德拉吉称将从3月起每月购买600亿欧元资产,持续到2016年9月,若欧元区通胀回升接近2%则会停止购债。如果以购债持续到明年9月计算,QE总规模接近1.2万亿欧元。

法国兴业银行分析师认为,最有可能的结果,是将QE计划延长9个月,至于资产购买量,一段时间内将维持在250亿欧元的水平。

由于欧洲央行的购债规模可能超过了一些国家的债券发行规模,这意味着欧洲央行需要从市场中购买债券。分析人士预计徳拉吉可能面临如何说服投资者出售债券的难题。对此,德垃吉称上述担心多余,美联储和英国央行也推出过QE,曾面临类似问题。不过,他也指出,欧元区政府发行的债券有超过一半为欧元区以外国家所持有,这增加了操作的复杂度。

瑞银预计,欧洲央行本周四将宣布,从2018年1月开始,从每月购债600亿欧元降至300亿欧元,并延长购债计划6个月。

德垃吉表示,QE将有助于支持欧元区经济。经济危机过后,欧元区经济停滞增长。不过近期数据显示,欧元区经济在改善。预计QE推出后,经济将复苏,最终逐步变强变大。

荷兰国际集团分析师称,调查指标仍指向进入2018年欧元区经济将继续复苏。由于通胀预期仍处于低位,且明显低于欧央行目前2%的水平,强劲的增长对于欧洲央行宣布2018年QE削减细节是基本要素。该集团首席经济学家Rob
Carnell预计,欧洲央行削减QE的幅度和退出QE的速度都将加速。

徳拉吉对未来经济前景表示乐观。他表示,经济中还存在风险因素,但受欧元区宽松的货币政策和低油价提振,这些风险已接近消退。此外,欧央行推出QE,减小了因油价下跌而带来的通缩风险。欧央行在正式购买政府债券之前,欧元区借贷环境就已变得宽松,经济也开始有了起色。

富国银行分析师则表示,欧洲央行将会宣布把量化宽松政策从每月600亿欧元下调至400亿欧元。他们认为,从2018年末开始,加息的过程将是缓慢的。欧洲央行在过去几年对欧元区经济实施了超乎寻常的货币宽松政策,不仅在2014年年中将存款利率降至负值,还在2015年初启动了量化宽松计划。

德垃吉肯定了宽松货币政策的效果,称宽松政策正传递到经济。去年四季度欧元区经济增速好于预期,消费者和企业信心正在改善,借贷环境已出现相当明显的改善。欧洲央行的目标正在逐渐实现。不过,德垃吉承认信贷仍然疲软,将其解释为经济周期的原因。

而美银美林预计,欧洲央行会将月度购债规模缩减为300亿欧元,维持9个月,并将给出强硬的前瞻指引。高盛也预计,欧洲央行的月度购债规模为300亿欧元,但会持续12个月,购债计划总规模为3600亿欧元。

每个季度,欧洲央行都会公布一系列经济数据预测。3月会议上,欧央行将今年经济增速上调到1.5%,高于去年12月时预期的1%。欧央行认为,随着QE项目推出,2016年欧元区经济增速有望达到1.9%,2017年达到2.1%。

瑞信认为,欧洲央行将会在2019年一季度加息15个基点,随后每个季度加息25个基点,直至利率水平达到2%为止。瑞信表示,欧洲央行的信心来自于欧元区近期良好的经济数据。

对于通胀前景,徳拉吉表示欧元区核心通胀率仍然处于低位,未来几个月欧元区将出现极低、甚至是负值的通胀。鉴于油价下跌,欧央行下调了今年通胀预期。欧央行将2015年通胀预期从0.7%下调至0.0%;将2016年通胀预期从1.3%上调至1.5%;预期2017年通胀率为1.8%。欧央行上调未来两年通胀预期,表明央行认为所推出的刺激措施已足以将通胀提振到目标水平。欧元区2月CPI初值为同比萎缩0.3%,且连续三个月为负,显示出该地区的通缩风险。

不过,摩根斯坦利认为,欧洲央行将宣布把购债时限延长至2018年9月,并指出如有必要购债时限或将进一步延长。

欧央行3月会议上公布的主要经济数据预测见下表:

还有分析认为,欧洲央行倾向于通过把购债计划延长更长一段时间来推迟外界对其首次升息的预期。

图片 1

经济数据对分析师们的预期给予了支持。24日公布的欧洲制造业数据显示,欧元区10月制造业PMI初值达到58.6,为2011年2月来最高,10月服务业PMI初值也达到了54.9,10月综合PMI初值为55.9。同期,德国、法国和意大利的制造业PMI也有大幅提振。其中,德国10月制造业PMI初值为60.5,服务业PMI初值为55.2,10月综合PMI初值为56.9,预期为57.5,前值为57.7。

与以往一样,德垃吉呼吁欧元区政府加快经济改革步伐,称迅速、可靠有效的结构性改革至关重要,这将有助于提高欧元区长期经济增长,并鼓励企业和高收入人群进行投资。他警告结构性改革步伐放缓将拖累欧元区经济增速,不应因欧洲经济数据略有起色和欧央行推出QE而感到自满。

此外,欧元区先行指标表现亮眼,工业、消费双引擎动力充沛。欧洲央行的调查显示,三季度银行业称,获得零售和批发融资的难度降低,预计四季度还将继续改善,四季度企业贷款、消费信贷和抵押贷款需求将进一步上升。欧盟9月正式宣布将希腊从严重赤字黑名单移除,这标志着欧元区债务危机翻开了新的一页。

在希腊问题上,徳拉吉指出,欧央行已借款给希腊1000亿欧元,向希腊提供的贷款占其GDP的比重为68%。徳拉吉称,“你真的可以说欧洲央行是希腊的央行”。目前欧洲央行不能购买希腊债券,也不能买塞浦路斯债券。

欧洲央行也已上调经济增长率预期。该行预计2017年的GDP增速为2.2%,6月份时该预期为1.9%;而2018年的GDP增速预计为1.8%,6月份时该预期为1.8%;2019年的GDP增速预计为1.7%,6月份时该预期为1.7%。

欧央行未恢复希腊国债作抵押品时享有的信用评级豁免权。德垃吉称,欧央行这么做,是因为希腊政府还没有采取具体政策行动;不过,未来在条件满足时,欧央行将恢复希腊的信用评级豁免权。欧央行可能于6~7月开始购买希腊国债。徳拉吉同时宣布,欧央行将希腊银行业的紧急流动性援助限额提高5亿欧元,希腊可享有的紧急贷款总额达到688亿欧元。

目前,欧洲央行的月度购债规模保持在600亿欧元,并将持续到今年12月,如有必要,还将继续延长。截至今年9月底,欧洲央行已经总共购买了2.1万亿欧元资产。在9月的利率决议声明中,欧洲央行表示,如有必要购债计划将持续更久。

欧央行本次会议远离其大本营法兰克福,在塞浦路斯首都尼科西亚举行,包括19个欧盟成员国的央行行长和六位欧洲央行最高层官员出席了会议。

由于欧元区现在的通货膨胀率稳定在1.5%,远低于欧洲央行2%的目标,欧洲央行将下调通胀预期。其中,对2018年的通胀率预期为1.2%,6月份时该预期为1.3%;对2019年的通胀率预期为1.5%,6月份时该预期为1.6%。如果货币政策收紧过于激进,有可能影响欧元区的经济增长势头。

德垃吉讲话期间,欧元一度小幅回升,但此后下挫,欧元兑美元跌破1.10重要关口,刷新11年新低。北京时间周五凌晨,欧元自低位缓慢拉起,跌幅收窄。

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曾表示,很有可能会在10月做出关于QE的大部分决定。如果10月没有准备好,可能会推迟宣布缩减QE规模的决定。由于近来欧元的升值影响到了欧洲央行对物价指数的预期,德拉吉表示,欧洲央行绝不应顺从于低通胀,但需要信心、耐心以及恒心,没有什么能够转移欧洲央行实现通胀目标的意志。

分析师表示,德拉吉面临的主要难题是如何避免欧元大涨。他也可能会有意避免债券市场上的“缩减恐慌”,正如2013年美国缩减QE时所发生的那样。理想的状况是,欧洲央行尽可能悄无声息地宣布缩减,从而将利率以及欧元的涨幅限制在最低限度。记者
周武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