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配合正在实施的有机畜牧业,去年以来,黄南藏族自治州河南蒙古族自治县在国家草原生态补偿奖励政策的指引下,坚持“以草定畜、草畜平衡”的草地畜牧业发展原则,努力转变发展方式,找到了一条保护草地生态与增加群众收入的可持续发展道路,有力地促进了经济持续健康协调发展。
去年,河南县884.94万亩草场全面实施草原生态保护补偿奖励政策,其中禁牧面积653.44万亩,草畜平衡面积231.5万亩,三年核减超载牲畜38.4万只羊。人工种草面积7.5万亩,生产资料综合补贴6222户,牦牛种公牛生产资料综合补贴250头,补助奖励总资金达1.040931亿元,惠及牧户6222户、牧民30678人。为体现公平、公正,科学合理的确定禁牧标准,该县结合实际,禁牧补助采取了保底封顶线法,户均禁牧补助按5000元至50000元不等,草畜平衡奖励资金按1.5元年亩发放,已在春节前全部发放到位。这一政策的组织实施,标志着草场禁牧、休牧、轮牧和草畜平衡的制度在全县全面推行,超载放牧状况将会得到控制,草原综合生产能力明显提高,将逐步实现“禁牧不禁养,减畜不减产”的目标。
该县在实施有机畜牧业过程中,通过招商引资,已有绿草源、雅可牧业等有机肉乳企业落户河南,极大地提高了牲畜个体附加值,吸引牧民群众参与有机生产,加之草原生态补偿奖励机制政策的全面组织实施,将进一步落实“以草定畜、草畜平衡”及禁牧、休牧、轮牧制度,从而有效解决了禁牧减畜与牧民增收之间的矛盾。同时,针对草原草场退化、鼠虫害日趋蔓延的态势,该县不断加大项目实施和管理力度,取得明显成效。

千赢官网登录 1

《内蒙古自治区草畜平衡暂行规定》正式实施以来,内蒙古自治区绝大多数地区实现了依据草原承受能力的计划养殖,草原保护、畜牧业发展步入良性循环??
和内蒙古自治区20多万户牧民一样,白乙拉每年都签下“草畜平衡责任书”。
在白乙拉的家乡??内蒙古东苏旗赛汗高壁苏木就在浑善达克沙地的周边,这两年所有牧户都把饲养的牲畜数量减下来。虽然养殖的绵羊少了,但肉牛多了;虽然棚圈里存的牲畜少了,但一年内出栏卖的牲畜多了。过去草场上只见栉叶蒿等生杂草,现在又见到了戈壁针茅、冰草等多年生植物。举目一望,还能看见浑善达克沙地,但沙丘已不再流动。
草畜平衡
内蒙古自治区共有13亿亩草原,占自治区国土总面积的74%,占全国草原总面积的22%,位列全国五大牧区之首,是率先实施草畜平衡的地区。
有数据显示,近50年来内蒙古自治区牲畜头数增加了5倍,而可利用草原减少了9000万亩。单位牲畜平均占有可利用草原下降了9倍,超载50%左右。内蒙古锡林郭勒草原在2000年前后,草地每年超载牲畜700万头以上,加上连续大旱,让内蒙古大草原受到重创,致使大部分草原无法返青,一些地方赤地千里。
内蒙古自治区开始进行艰难的转变:从透支大自然到与大自然和谐相处。2000年8月1日一项旨在加强草原保护、建设和合理利用,促进畜牧业可持续发展的地方法规《内蒙古自治区草畜平衡暂行规定》在内蒙古正式施行。从此,内蒙古发展畜牧业,开始了依据草原的承受能力计划养殖。
根据《内蒙古自治区草畜平衡暂行规定》要求,草原所有者或者草原使用权单位必须与草原承包经营者签订包括草原现状、饲草饲料总贮量、草原适宜载畜量等6项内容的草畜平衡责任书。牲畜饲养量超过适宜载畜量的,草原承包经营者必须采取种植和贮备饲草饲料、舍饲、进行阶段性休牧或者划区轮休轮牧、优化畜群结构、提高出栏率等措施。该规定还明确了各级政府行政首长实行草畜平衡任期目标责任制。
到2009年底,内蒙古已落实草畜平衡面积7.96亿亩,占全区草原面积60%以上。目前,全区依法划定8.4亿亩草原为基本草原。按此计算,内蒙古基本草原的绝大部分已走向草畜平衡。
综合施策 增草,减畜,内蒙古自治区双管齐下。
“增草的措施很多,包括在牧区种植一定面积的草饲料。”内蒙古自治区草原专家邢旗说,“建设家庭饲草料基地直接联系着牧区的垦荒,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最根本的还是让大草原休养生息。”
春季休牧的草原保护方式迅速推广,从2002年起内蒙古自治区普遍开展了休牧工作。各级草原监理部门根据当年春天气象信息、牧草返青情况、各地的草场等级确定各旗县春季休牧的起止时间。各地发布休牧公告,划分责任区,成立了旗、苏木两级休牧工作领导小组,实行联防责任制。
内蒙古的禁牧工作依托“退牧还草”生态建设项目开展,通过项目建设资金直补牧民。禁牧草场主要分布在几类地区:一是草场极度退化沙化区,二是阿拉善盟至锡林郭勒盟西部边境一线,三是阴山山地,四是交通主干线两侧,五是城镇周边,六是自然保护区。从去年开始,包头市在达茂旗全面实施禁牧,禁牧期限为10年。
休牧、禁牧工作进展顺利,牧民积极配合,划区轮牧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根据多年的实践,牧民根据草场所处的地理地貌、草场类型、供水条件、距离远近等因素确定季节牧场。在户均草场面积较大的锡林郭勒盟西部,牧民采用季节性大区轮牧模式。在户均草场面积较小的浑善达克沙区,牧民自行联合起来以合群放牧、草场共用的方式实施划区轮牧。牧民依托国家生态项目建设资金开展现代型划区轮牧,用网围栏将草场围成若干个小区,依次放牧。
内蒙古自治区草原监督管理所、草原勘查设计院每年都采用地面监测与卫星遥感技术,结合气象资料,对全区33个旗天然草原冷季饲草储量进行分析,计算出适宜载畜量,然后通报各地,各地据此加快出栏,把超载的牲畜减下来。记者发现,今天的草原上已经见不到放养的大龄羯羊,都是当年出栏的羔羊。锡林郭勒盟从2003年开始以草定畜,严格奖惩制度,牲畜总数由1800多万头只压减到2009年的1300多万头只,年均压减100万头只。目前,内蒙古牧区牲畜总数占全区牲畜总数的比重已由过去的60%降到40%。
除了增草减畜外,内蒙古自治区还禁止非牧户长期过度利用草原、牧区繁殖农区育肥,加速了自治区走向草畜平衡的进程。
科学发展 实施草畜平衡,核心是推动传统畜牧业发展方式的转变。
千百年来,畜牧业生产主要是以放牧散养为主,属于“自然养畜”而不是“建设养畜”,这种养殖方式脆弱而粗放。要实现草畜的动态平衡,牧民不仅要从观念上转变,还要掌握技能。为此,有关部门组织开展了多种形式的培训活动,通过培训,牧民掌握了人工种草、青贮饲料制作、秸秆饲料调制、舍饲育肥、家畜改良、疫病防治等实用技术,淘汰了质量差、效益低、不适合舍饲圈养的劣种牲畜,优化了畜种结构,提高了出栏率,有力地促进了全区畜牧业生产由粗放经营到集约经营的转变。
减畜的核心在于转移富余牧民。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牧民们更爱惜自己的草场,更了解超载过牧的负面效应。
实施“草畜平衡”,内蒙古把转移牧区人口和转变畜牧业发展方式两篇文章联起来做,把恢复草原生态和增加牧民收入两道难题联起来解。
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开始,内蒙古阿拉善盟就将重点生态功能保护区、草地严重退化区的牧民转移出来,从根本上减轻天然草场的压力,自此拉开了内蒙古“转移发展”的大幕。锡林郭勒盟积极引导牧民搬迁到城镇周边或条件好的地方发展特色种养业,引导牧民进城从事二、三产业。锡林郭勒盟决定,从2009年起,用3年的时间实现全盟一半左右人口不再直接从事畜牧业生产,使牧区人口大体控制在10万人以内;在包头市,达茂旗依托矿山建设产业园区、依托城市建设牧民小区、依托农村建设饲料基地,多种渠道转移安置了5251户牧民。同时,对安置转移户每户发放住房补贴8万元,对上大学的孩子补助5000元,对60岁以上老人每月补贴200元。近年来,内蒙古自治区共转移农牧民52万人。
内蒙古自治区不断加大惠民力度,千方百计增加牧民的收入。近年来,自治区为实现草畜平衡大面积实施了禁牧、休牧、轮牧,牧民为保护和恢复草原生态做出了努力。内蒙古自治区规定,在国家和自治区已经实施的项目区之外、草原生态严重退化的区域,对阶段性禁牧地区的牧民给予每年每亩草原补贴5元,牧民每年每人补贴金额不低于3000元,连续补贴5年。对留在草原上的牧户,5年内严格限制养畜数量,每户羊群不超过25只,仅供自用。

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机制实施3年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草原生态保护功能得到初步有效恢复,草原生态环境明显改善,特别是禁牧区和退牧还草项目区植被恢复状况尤为明显。有关数据显示,仅2013年新疆天然草原牧草平均高度较上年同期增加5.5~8厘米,盖度增加了5~10个百分点,每亩鲜草产量增加20.5千赢官网登录,~35.5公斤。2013年全区禁牧区牧草产量较2010年增加44%,草畜平衡区牧草产量较2010年增加14%。看变化——草原生态环境有效改善,牧民政策性收入有所增加“好壮美的景色!太令人心旷神怡了!”在天山天池的边上,游客温宝岳发出连声赞叹。天池生态巨变,完全得益于3年前开始实施的15万亩草原禁牧和牧民搬迁项目。面对天池生态的逐年好转,40年来一直生活在天山天池景区内的牧民哈别克深有感触。他说,二三十年前,这里每家每户的牛羊越养越多,放牧时漫山遍野都是,后来草场上的草越来越少了,以致牛羊没草吃。这几年,政府在草原生态保护上下了大工夫,眼看着天池周边的草场变绿了,变美了,几乎和童年时的景象一样了。天池景区草原生态环境的变化只是一个缩影。3年来,得益于草原补奖机制政策的实施,这样的变化在天山南北主要牧区草原草场同样发生着: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对赛里木湖湖区核心景区16.45万亩草场进行围栏禁牧,建设80公里的环湖围栏,修建55.3公里的人畜饮水管网,设置28个固定管护站和外围管护站,对禁牧草场进行管护,从根本上遏制了超载过牧,恢复了赛里木湖草原生态。吐鲁番地区天然草场覆盖率比禁牧前提高了20%~30%以上,牧草产量比禁牧前提高了30%~50%。176万亩骆驼刺天然草场长势喜人,多年不见的花开了,并结出了种子。乌鲁木齐市周边草场出现了多年未见的黄羊……自治区畜牧部门有关负责人表示,草原补奖机制的实施,一方面有效改善了草原生态环境,恢复了部分草原生态保护功能,另一方面通过发放禁牧补助、草畜平衡奖励、牧民生产资料综合补贴等,直接增加了牧民政策性收入,提高了牧民生产生活水平。截至2013年底,全区累计发放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资金57.21亿元,涉及农牧民31.45万户(含牧民生产资料综合补贴27.5064万户在内),户均政策性收入6064元,经定点调查统计,全区以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资金为主的政策性收入占到牧民人均收入的13%以上。说保护——1.515亿亩草原实施禁牧,5.385亿亩草原实施草畜平衡2011年6月新疆实施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机制政策以来,分别对1.515亿亩草原实施禁牧,对5.385亿亩草原实施草畜平衡。据了解,新疆实施禁牧的1.515亿亩草原中,有150万亩重要水源涵养区和草地类自然保护区,主要包括天池、喀纳斯、赛里木湖、巴音布鲁克等8个重要草原风景区。这些草原多为高山草甸,牧草产量高质量好,是新疆主要夏牧场,也是重要的水源地和风景区。但是,由于长期超载过牧,造成草原草场退化加剧,水土保持能力降低,泥石流等自然灾害多发。对此,在落实补奖机制政策过程中,新疆将天池、那拉提、巴音布鲁克、托木尔、喀纳斯、喀拉峻—库尔德宁、赛里木湖等8处草原景区核心区列为水源涵养区实施禁牧保护,并制定专项实施方案。为解决150万亩水源涵养区和草原保护区保护的资金问题,新疆想出了一个办法:将禁牧补助标准下调为每年5.5元/亩(国家制定的禁牧补助标准为每年6元/亩),这样可调剂出7500万元(0.5元/亩×1.5亿亩=7500万元),并以每年每亩50元的禁牧补助标准对150万亩草场实施补助。通过禁牧,不仅能尽快恢复草原生态功能,而且还可以打造世界知名的草原景观,为新疆旅游业的发展助力。自治区畜牧厅草原处有关人员说,对风景名胜核心区草场实施常年禁牧,保护草原景观,确保游客看到山花烂漫、草长莺飞的景象,促进旅游业的发展;待旅游旺季之后,牧民们可割草存储,作为牲畜冬季草料。同时,积极引导牧民转产从事旅游服务业,可以获得更高的的收入。论举措——转变草原畜牧生产方式,拓宽牧民就业增收渠道为切实推进补奖机制工作,自治区政府及财政、畜牧部门出台了《自治区实施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机制指导意见》、《自治区草原禁牧和草畜平衡监督管理办法》、《自治区落实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机制绩效考核暂行办法》、《自治区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资金管理暂行办法》和《自治区落实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机制草原动态监测与评价工作方案》等一系列配套法规文件。在制度保障的前提下,新疆将落实补奖机制政策与转变草原畜牧业生产方式、实施牧区劳动力转移等建设相结合,实现“禁牧不禁养、减畜不减收、减畜不减肉”的目标。为此,各地积极推行暖季放牧、冷季舍养,农牧结合、种养结合,优化畜牧业结构,大力推进标准化规模养殖。昌吉州按照“23451”模式即两转:加快传统畜牧业向现代畜牧业转型、农牧民向其他产业转移;三权:以草地管护使用权、牲畜生产经营权、设施使用权作为资本入股;四统:实行统一放牧、统一防疫、统一改良、统一销售;五原则:坚持政府引导、群众自愿,自主经营、自负盈亏,因地制宜、形式多样,以草定畜、草畜平衡,草地承包经营权和草地政策性补偿、补助对象不变原则;一分配:按资,探索建立牧区草畜联营合作社,全州牧区暖季放牧、冷季舍饲比例达到了65%。阿勒泰地区制定了《关于加强草原生态置换暨推进牲畜舍饲圈养、转场管理工作的实施方案》,力争3~5年,使农区100余万头只牲畜实现舍饲圈养。同时,新疆积极引导牧民转产从事旅游服务业。现年40多岁的天池景区牧民哈别克已经实现“华丽转身”。目前他已是阜康市三工河瑶池旅游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去年哈别克一家从事旅游接待收入近30万元。像他这样搬迁后从事旅游业的牧民有200多户。据悉,在喀纳斯、天池、那拉提等景区,许多牧民家庭实现了定居,他们在景区开设的农家乐接待点的收入是单纯放牧牛羊收入的数倍。此外,水源涵养区禁牧也有力地推进了“天山申遗”工作。而新疆天山申遗成功让新疆旅游产业发展站上了一个新的台阶。仅仅一年时间,一组组喜人的数据正彰显着“世遗”的吸引力。今年第一季度,天池景区共接待游客13.73万人,同比增长1%,实现旅游收入6866.10万元,同比增长3.14%。谈发展——补贴发放考虑多因素,平衡草场质量和面积除了禁牧补助每亩5.5元、水源涵养地和草原保护区禁牧补助每亩50元之外,新疆草畜平衡及牧民生产性补贴标准同国家一致,即草畜平衡奖励每亩1.5元,人工种草良种补贴每亩10元,生产资料补贴每户500元。新疆将根据这一标准结合各地州草原禁牧面积和草畜平衡面积数对各地州切块确定补奖资金,并根据各地实施情况划拨资金。谈及补贴怎么发才合理?自治区畜牧厅草原处处长田烽说,由于地域、自然等多方面因素,新疆牧民户均拥有草场面积在地域上差别是相当大的,像有的地州一户牧民承包的荒漠草场面积可达到上万亩,这些草场100亩也养不了一只羊,如果按每亩每年5.5元给予补助,一户人家拿到的补助金就可达到5.5万元以上。而伊犁新源一户牧民拥有的承包草场只有300亩,如果按每亩每年5.5元给予补助,一户人家拿到的补助金只有1650元。如果补奖政策只考虑面积因素,对草场质量好、载畜能力高的地区就不公平,这势必会在牧民中造成新的不平等。针对上述客观事实,新疆要求,各地要综合考虑本地草原禁牧面积、涉及牧户数量、禁牧补贴资金数额等因素,科学制定“上封顶、下保底”的奖补标准,做到奖补政策的科学性、公平性和可操作性的统一,防止因补贴额度过高“垒大户”,拉大贫富差距或补贴标准太低影响牧民生活。据了解,自治区要求上封顶的标准是原则上不高于本地区上年度农牧民人均收入的两倍,下保底标准由各地县自行确定。

相关文章